琐事

时间:2019-12-07 20:20来源:兔子大作战
琐事。父亲把小乌龟放进盒子之后,我观察了一个多小时,因为担心大乌龟会去咬小乌龟,因为大乌龟作为曾经的小乌龟也被欺负过。而事实证明,我的担心是有道理的。时逢上午十点

琐事。父亲把小乌龟放进盒子之后,我观察了一个多小时,因为担心大乌龟会去咬小乌龟,因为大乌龟作为曾经的小乌龟也被欺负过。而事实证明,我的担心是有道理的。时逢上午十点左右,乌龟盒充分沐浴阳光,以往大乌龟这时都是懒洋洋趴在石头上晒太阳到地老天荒的感觉。但今天却是一直跟在小乌龟后面,父亲给喂了龟粮和肉也没顾得上理会,伸长了脖子往小乌龟身上凑。由于两只都是雌乌龟,所以并不是在交配,而且大乌龟总是气势汹汹的样子,小乌龟在专心致志吃龟粮之余,几度被它堵截甚至被逼到角落。

琐事。我兴致勃勃的观看着,不出手干预,想让小乌龟自己学会反抗,或是大乌龟自己厌倦。我并不确定大乌龟的行为是否代表了不友好,只能静观其变。然而等我再仔细观察,发现了一个之前被忽略的细节,小乌龟头部有一块皮肤腐烂发白了。我紧盯着小乌龟的头部,确实如此,幸好眼睛并没有发白,也还可以正常进食。我上网搜索,得知小乌龟得了腐皮病,治疗方法是抹药加干养,还需要隔离,避免细菌感染到其他乌龟。

琐事。我家算是宠物杀手家庭,养过的宠物从兔子到仓鼠到金鱼,没有一个活下来的,甚至有两只乌龟不知开了什么脑洞,从盒子里越狱逃跑,由于盒子是放在阳台外面的,乌龟越狱成功就直接进入到自由的怀抱,再也没见过。到现在,只剩下一只乌龟,每天吃东西晒太阳之余,几乎都在研究怎么越狱。

午觉醒来,该给乌龟盒里倒水了,可是网上说要把病龟隔离,以防细菌传染,我只能把小乌龟放到一个大铝盆里,盆里放一点点水。给乌龟盒里倒上晒了两天的清水后,大乌龟又开始了越狱计划,因为小乌龟的到来它曾一度忘了这个计划,现在小乌龟不在了它又重拾起了旧业。我对大乌龟的计划不感兴趣,自从跑了两只乌龟之后,我爸就做了防范措施,大乌龟想和前辈一样追求自由的企图不会得逞。让我挂念的是小乌龟,它用了一天时间熟悉新家,现在却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孤零零的。它沿着盆的边缘绕了好几圈,想要爬上去,但铝盆很是光滑,它几次尝试失败之后,看起来可怜兮兮的,徒劳的绕着圈子爬,铝盆挺大的,显得它格外的小,我不忍看下去了,又给它抹了一遍药。

我躺回床上,准备好好睡个觉。

父亲买回来一只小乌龟,我说小,是因为和家里已经有的一只乌龟比起来,它小了差不多一圈。

整个晚上,我的心情都不是很好,一方面害怕小乌龟的腐皮治不好,一方面又担心它一个会孤单,心里翻腾了好多想法,几次都被那些设想吓到。而且我就要离开家,小乌龟如果在我走之前没有好,父亲不知能不能照顾好它。种种担忧加上离愁别绪,直到凌晨两点多我才睡着,睡前还仔细规划好了第二天(严格来说算是今天)上午要给小乌龟泡水,然后晒太阳,给大乌龟换水等等。

早上七点多,像是被人给当头一棍似的,我猛然醒了过来,匆匆起来去看小乌龟,惊觉盆里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,心脏好像漏跳了一拍,我走到乌龟盒旁,里面两只乌龟相邻趴在石头上,脖子伸的老长。心瞬间安定下来,知道这是父亲的手笔,觉得,就应该这样,昨晚那些担心害怕纷纷不见了。我不知道,小乌龟的腐皮会不会好,大乌龟会不会被感染,可是此刻,两个并肩趴着的乌龟,让我的离愁别绪都淡了很多。

待吃完午饭,我找到金霉素眼膏,抹在棉签上,小心翼翼的把小乌龟捧在手心,等他不那么害怕伸头出来时,用棉签轻轻蘸拭腐皮的地方,小乌龟并没有表现出不适,仍好奇的打量周围。抹药完毕,我把小乌龟放进一个盆里,把大乌龟拿出来,给它背上腐甲的地方也抹了金霉素。然后我将乌龟盒里的水都清空,冲洗了一下,把两只乌龟放了进去。小乌龟可能是吃饱了,对新家也稍稍适应了,于是新奇的探索着,大乌龟趴在中间的石头上,一直紧盯着小乌龟,牢牢不放。小乌龟爬到石头上,大乌龟紧紧贴了上去,然后开始把小乌龟往旁边挤,不出所料,小乌龟被挤下了石头,但它仍兴奋的欣赏新家,丝毫不被大乌龟影响。我一直看它们到两点多才依依不舍的睡午觉。

编辑:兔子大作战 本文来源:琐事

关键词: